Dragon Lair Nesting Grounds Gather Items Clan Profile Hoard Messages Merch Marketplace Auction House Trading Post Crossroads Custom Skins Fairgrounds Coliseum Dominance Forums World Map Search Dressing Room Scrying Workshop Encyclopedia Media Support
TAOGTMI » Den » Clearlove
Clearlove
#43749656
Info
Level 1
Coatl Female
Hatchday
Jul 25, 2018 (1 year)
Stats Growth
Length
1.27M
Wingspan
1.03M
Weight
41.38KG
Genes
PrimaryRose Starmap
SecondaryRose Constellation
TertiaryObsidian Basic
Eye TypeArcane Rare
Energy: 50 / 50
Apparel & Skins
Lineage
Parents
none
Offspring
none
Familiar
Information
5bfce82104a2e.png
那片灿烂的星空无疑是不祥的。每一颗星星都闪烁着冰冷的光芒,仿佛默默窥视着水晶大陆的恶毒眼睛。
然而她就是没办法置之不理——对那颗在晶石巢穴中沉睡的,仅存的脆弱龙蛋。
粉色的使魔叹了口气,最终还是走出了脚下繁复的法阵。突然之间群星如同接到了指令的活物,化作燃烧的火流星纷纷从天空坠落,直指娇小的使魔而来。使魔冷哼一声,抬起一只手臂在头顶撑开了半透明的防御结界,在滚烫的陨石砸烂整个祭台前抢先一步捞起龙蛋,继而倏地消失在了熊熊的烈焰中。

这就是她身为十一元素使之九的使命:每相隔百年,每位元素使都必须在龙吟新月升起时分选中一枚新生的龙蛋,并倾尽毕生之所学将幼龙抚养长大。被选中的新龙会成为元素使们的得力助手,并会被分派到黑石法阵的不同区域,稳固镇压黑邪龙的咒阵。叛乱的黑邪龙被称为“夜的不死者”,数千年前被创世龙神联手重创,并被判处永世囚禁于黑石阵法之下。然而龙神们深知,这阵法实在是过于庞大,时间的流逝将慢慢带走阵法的威力,因此留下十一道精念化成的元素使日夜守卫着黑石,确保邪龙永不再出世。此后耗尽心力的龙神们陷入漫长的沉眠。
起初几百年的日子是太平安乐的,然而敏感的风使最先察觉到了阵心中的异变。于是他召集了其余的元素使,最终所有人一致决定,定期挑出合适的龙选以帮助他们镇压黑龙。并且他们相信,在龙吟新月的照耀下诞生的龙蛋具有特殊的魔力,是被先祖们祝福的存在,因此他们在月下触碰到的第一枚龙蛋就将成为选定之龙。
奥术使选中的龙被称为“咒歌者”。咒歌者们精通魔法,他们口中吟唱的咒语既可以是春风般和煦温柔的祝福,也可以是凛冬般严酷恶毒的诅咒。

奥术使轻轻叹了口气,低头抚摸着手中的龙蛋。在龙吟新月的庇佑下出生的龙蛋并不在少数,然而她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这颗不知被谁孤零零地遗弃在巢穴中的龙蛋。从黑邪龙的怒火下抢回来这颗蛋,仅仅是因为怜悯心作祟吗?还是……奥术使摇了摇头,将乱七八糟的想法全扫进了脑海的角落里。她的指尖触碰着蛋壳上隐隐发光的奇异纹路,温暖的感触熟悉而令人怀念。她清楚地知道,这颗龙蛋将在三天之后孵化。

“老师,我可以到水晶林外面看看吗?我保证,很快就回来!”人类模样的幼龙光着脚,吧嗒吧嗒地跑到宽大的座椅下,用手指抓着椅子上毛茸茸的垫子摇晃着乞求到。
“不行,莉儿,外面太危险了。”奥术使从书本里抬起头,眉头一蹙,说道。
“唔……可是我已经很厉害了,老师你看!”小龙歪着头想了想,突然把手举到老师面前,一团深粉色的火焰嘭的一声在手心里升了起来。
这确实很了不起,只有本领最精妙的咒歌者才能召唤出这种颜色的火焰。
“你还差得远呢。”被缠得有些不耐烦的奥术使合上了书本,一翻手腕,一朵型如莲花的巨大粉色火焰在莉儿头顶几米的距离缓缓绽放,每片“花瓣”都璀璨绝伦,轻微地颤抖着向四周挣开,仿佛充满了生命力。
“等你能做到像我这样的时候,我就放你出去。”
“可是,可是这根本就不可能啊……”莉儿嘴巴一憋,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起了转,“这样的魔法火焰分明只有老师才能……”嘀嘀咕咕的声音越来越小,小龙拽着自己的裙角用力地拉扯着,几乎要哭出声。
“不过莉儿为什么要出去呢,”奥术使收起了“花朵”,转而轻声问道,“难道莉儿觉得老师这里不好吗?”
“不是不是,是因为……我,我答应了别人不能说的!”小龙自知失言,慌忙捂住了嘴。

别人。

奥术使的眼瞳突然危险地收缩成针尖。方圆百里全部是她亲手降下魔法结界,能在她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地闯进来的绝非等闲,而且肯定不怀好意。
“莉儿怎么能有秘密瞒着老师呢,放心,老师不会怪你的,莉儿还小呀。说说看,说不定老师会答应陪你一起出去哦?”幸而小龙只顾低着头紧张,并没有察觉到元素师微妙的心理变化。

最疼自己的一直都是老师。从破壳的那一天起,尚未睁眼的她嗅到的第一缕气味就是一股淡淡的墨香。朦胧间她觉得,这味道莫名地令人心安,于是她很快沉沉睡去。后来她慢慢地学会了飞行,第一次起飞的时候还歪歪扭扭地撞翻了老师整整一架子装满了星光和碎水银的玻璃罐。她跌在地上有些不知所措,那时她还不知道那满地的碎片是多么珍贵,只是躺在飘起来的光点间直愣愣地望着天花板,等疼痛终于蔓延到肩膀上时突然嚎啕大哭。闻声而来的老师什么也没有说,看也没看从罐子里逃离的光点一眼,用魔法唤来了塌上的软垫,小心翼翼地垫在了她身下。好了莉儿,没关系的。泪眼朦胧间她看见老师眼神温柔地注视着自己,轻轻地用手指拨开了被泪水黏在她脸上的发丝……

自己也最喜欢老师了。莉儿揉了揉眼睛,悄悄抬眼看了看老师的表情,在确定对方真的没有生气之后,忸怩地说道:“那天有一个黑发的大哥哥告诉我,说水晶林外面并不是老师所说的荒漠,而是另一片更壮观,更美丽的树林。树上永远开着粉色的花朵,就像我眼睛的颜色一样。树上还生活着会说话的大鸟,长着三只爪子的猴子,还有……”
奥术使静静地听着莉儿的讲述,除却眼角的一点温柔,脸上再看不出其他表情。“如果你现在乖乖地休息,老师一定会带你去看看你说的那片花的。”奥术使捋了捋自己额前的触须,压下声音里的颤抖对莉儿说道。
“真的吗!”心思单纯的小龙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开心地跑向自己的小床:她知道老师从不对自己说谎。
“嗯,真的。”奥术使看着钻进被窝里闭上眼睛虔诚祈祷的小龙点点头。只不过在此之前,她必须去做个了断。

“滚回去!”向来冷静而温柔的奥术使怒吼着,抬手砸下数多鲜艳而致命的莲花。
“嘘,你把星星吵醒了。”黑色头发的人形生物在炸开的火焰中高高跃起,轻飘飘地落在身后开满粉花的树上,指了指天空中明亮得惊人的群星。
“你不敢这么做。”奥术使娇小的身形漂浮在空中,脸上毫无惧色地说道,“在这里你也没那个本事。”
“也许你是对的,不过你要赌一把试试看吗?”对方露出了彬彬有礼的笑容,只是他嘴里满布的獠牙和漆黑的气息出卖了一切。
奥术使冷下脸,沉吟片刻迅速地吟唱起古老的咒语。
“嘶……如果你觉得这样有用,那请便。”黑发人的表情瞬间厌恶地扭曲了一下。
“我知道这伤不到你,不过最起码能让你闭嘴。”粉色的火焰腾地从地面升起,组成燃烧的栅栏缓缓地向被夹在中间的生物合拢。
“让我闭嘴?你就真的不好奇我来这里是干什么的吗。”
火焰栅栏的收缩突然有了片刻的停顿。
“星星知晓一切。我只是看不惯,你为什么要欺骗那么单纯可爱的小姑娘呢?”黑发人不慌不忙地背起手:“她还不知道吧?关于她自己的命运,你以为这样做真的是最好的?你什么也改变不——”
“给我闭嘴!!!伴随着一声暴喝,栅栏猛地收缩至最紧,火焰瞬间吞没了那到属于黑邪龙的影子。
“只会卖弄口舌蛊惑人心的家伙……”脱力的奥术使大口地喘息着,仅仅剿灭一道残影并不算太难,然而真正令她精疲力尽的,是被对方言中的真相。

她不是第一次遇见莉儿了。

在最初的时候,她只是完全偶然地从一场灾难中救下了“那枚”龙蛋。龙蛋在她精心的照料下很快孵化出一只健康而魔力因子澎湃的小龙来。她看着小龙清澈干净的粉色眼睛笑着说,不如就叫你莉莉好了。
莉莉成长得很快,各方面都出类拔萃的她在刚刚成年之际就成为了众位元素使之徒的领袖。然而经验不足的她很快就犯下了致命的错误——她不该踏入黑邪龙地盘的中心。当奥术使杀出一条血路冲进黑石大阵的中心时,只看见地上趴着一条浑身淌血的龙,翅膀摊在地上,了无生机。悲痛欲绝的奥术使扑在莉莉的翅膀上失声痛哭,而此时,她听见头顶漆黑的夜空中传来了隆隆的笑声,紧接着天空睁开了一只只闪光的眼睛:
“我祝福这头美丽的圣龙,她将生生世世都在死前的日子中轮回,永远青春不逝,”邪龙笑得更加猖狂,“除非你放手。”

黑邪龙真的是天底下最最恶毒,最最该死的存在。奥术使伏在渐渐失去温度的尸体上,睚眦欲裂。

当她再次看到那颗躺在石缝里熟悉的龙蛋时,她告诉自己,绝不可再插手。然而她无法,无法眼睁睁看着那枚唯一的,脆弱的卵被群星砸碎……她贪恋曾经,那小小的幼龙抓着她的手指,摇晃着,笑着问她:老师老师,水晶林里的花什么时候才开呀?
等她幡然醒悟,或许就该放手,自己不该那样做的时候,她已经将那枚卵抱在了怀里……

……

如今已经是第四次相遇了。

“这一世一定能够打破那到可怕的诅咒。”
她每一次都是这样对自己说道。
她沉沦在各种先祖遗留下的典籍里,孜孜不倦地寻找着破解诅咒的关键,而她终于有了蛛丝马迹后,慢慢攒够了足量的星空碎屑和水银龙的眼泪后,那个小小的身影跌跌撞撞地,打碎了一切。
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心沉进了地底,她愣怔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小小身影,仿佛看到了几世以前趴在地上了无生机的龙的尸体,直到莉儿响亮的哭声打破了死寂。她慌乱地跑过去,憋红了眼眶,用魔法将她小小的身躯轻轻抬了起来,如同对待一件稀世珍宝。

一定,一定还有办法的。

奥术使抬起头,恶狠狠地瞪了眼天空中的群星,而后头也不回地,坚定地向来处走去。

ZkskWNQ.pngI9oYYGt.png
0WJbVq5.png
jBujEP5.png
StuVKe6.gif2gckfUn.png

 
© 2013 - 2020 Stormlight Workshop. All Rights Reserved
Terms of Use | Rules & Policies | Privacy Policy | Employment Opportunities | Credits | Support